这是戚海洋心底从未怀疑过的信念,因为曾经的痛彻心扉,他是参与者。两个人曾经虽然不乏年少的冲动,但当真是用生命捍卫他们的爱情的,多困难他们都不曾放弃,他们也约定不管多久都要在一起,他记得他当年离开的时候给过她一封信,他说了会脱胎换骨、全新归来见她,她也说过天荒地老、有口气都会等他!

  所以多年的拼搏立住了脚跟,顺理成章地归来,他都没急着去跟她相认,一方面他是怕唐突了她、也是近乡情怯,才想着找机会自然而然地走进她的生活;另一方面,他其实也很好奇她看到他归来会是一种怎样激动的心情。他也想过她可能会冷淡他、怨怼他,各种情绪他都考虑过,唯独没想过她会移情别恋、甚至连他这个人根本都不记得了!

  刹那的悸动,化蝶的蜕变,多少年坚持的唯一动力,彻底颠覆了他整个人生的最重要因素,戚海洋是怎么都无法相信、更接受不了的,不自觉地,心底又掀起了层层的骇浪。

  自~自杀?

  对比于他的激动,捕捉到两个不可思议字眼的封静怡,更是目瞪口呆,瞬间看他的眼神就跟看神经病没两样:

  自杀?还是为一个男人?她吗?这怎么可能?

  就算她再爱一个男人,也不可能做这种愚不可及的事情!她脑子又没毛病,打死她她都不相信自己会干这种事!

  生活不美好吗?天下好男人都死光了吗?为这么点事儿就自杀太小题大做了吧!霍青阳当初拒绝她的时候,她难过地晚上蒙着被子都会偷偷落泪,可她从没想过要死啊!无意间撞破了有人带毒,被他欺凌、被人当面威逼恐吓,感受着死亡威胁的巨大压力的时候,她也没想过要死啊!

  她哪有那么脆弱?

  这人是不是天天处理凶杀案悲观抑郁或者电视剧看多了?

  为情自杀也太蠢呼呼的了吧!

  扯了扯唇角,封静怡看他的眼神都开始带上清晰的质疑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下辈子我也不可能做这种事儿!生命很可贵,每个人都只有一次,这一点上天是最公平的!我很珍惜,所以,我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人去糟蹋——

  她还有疼她爱她的父母哥哥,有亲人朋友,她家有钱有势,她衣食无忧、也几乎不会受什么气,家庭和睦又温暖,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比她幸福?

  上天对她如此厚待,她感恩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做这等毫无意义、只会让家人伤心的事儿?意外她无法控制,为情自杀这种事世界末日也不可能!

  她才没这么弱鸡,这也太小瞧她了!

  心里各种嗤之以鼻,封静怡用力推开了他:

  戚海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这种执念,但我可以告诉你,爱情对我而言就是奢侈品,有最好,没有也可以!

  就像是之初她对霍青阳的痴迷跟暗恋,挫败的时候她也会选择放弃,连执迷不悟都不会怎么可能会想去死?

  越看他,封静怡只觉得这人病地不轻,连带着之前的一些迷茫跟疑惑都被她径自给归拢成了受他情绪情绪跟引导的顺理成章,这一刻,那一点无法解释的好感跟熟悉也从她心底彻底淡了去。

  我的‘根’在这里,我不会跟你走,也不可能跟你走!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虽然心底始终有些未解之惑,像是空了一个缺口,但对封静怡而言,这些并不重要,取舍之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她不愿再跟他有所纠缠,而她的口中特意咬重强调的‘根’指的是自己的家人,但这一番话进了戚海洋的耳中就完全变了味,刹那间又将他的情绪激发到了高点,所以,拦下封静怡,他再度拽住了她:

  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霍青阳算什么,她怎么能为了别的男人寒的心?心底的愤怒带着摧古拉朽的气势急欲爆炸,想起什么地,最后一刹那却被戚海洋用力压了回去:

  这不是真的!不是!你会这么绝情只是因为你忘了、你肯定是伤了脑子不记得了……

  不能怪她!

  不是她的错!

  她只是暂时地想不起来,不是她的本意!

  不是!

  不能生她的气!

  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是暂时忘了过去、不记得他了才会这样!

  肯定是有人对她做了什么!她只是想不起来,不能生气,尤其不能冲她生气,尤其不能顺了别人的心意,她会变成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却也不正说明了他对她的与众不同吗?否则,她怎么可能单单就忘记了关于他的一切?

  脑子里的念头快速地掠过,戚海洋再度抓紧了她的手腕:你跟我走!

  他一定会让她想起这一切来的!

  你才伤了脑子!你听不懂人话吗?我不走!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竟然诅咒她?

  她从小到大可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磕都没磕下还伤脑子?他是不是有臆想症?不是说她为情自杀就说她伤了脑子,明明他才是那个脑子有病的吧!

  一个不高兴,两人拉扯的动作便大了起来,正争执着,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两名男子突然冲下了面包车,踹开戚海洋架着封静怡就往车子上拖,怔了下,慢半拍地封静怡才大叫了起来:

  啊!救命——

  你们是谁?你们干什么?

  翻身爬起,本能地,戚海洋也往前追去,而一直注意着这边动静的保镖看到这一幕也迅速冲了过来:住手!你们谁啊?

  毕竟还隔着一点距离,几人冲过来的时候,封静怡已经被人塞上了车,断后的两名男子抓起车上的两个箱子砸了下来,现场已经乱成了一团。

  霍青阳的车子刚到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当下又阖上车门让人追撵着别了上去,很快地,面包车便被逼停在了路边,霍青阳下车,后面追来的保镖也同时成了围剿之势,不得已,几人只能拉着封静怡走了下来,刀直接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们别过来!别再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眸色一沉,霍青阳还没出声,赶上来的戚海洋先急了:你们什么人啊?你们要什么?你们别动她,千万别伤害她!

  咬牙,眸子一甩,霍青阳瞪向戚海洋的眸光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一个眼神过去,两名经验丰富的保全已经架住了上前的他,同时堵住了他的嘴。

  近乎同一时间,霍青阳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枪口已经对向了制住封静怡的男人,身后车子的另一边,也同时出现了两个黑衣男子,男人黑衣黑手套还都带着黑色的口罩,除了一双眼睛连容貌都看不出,几乎整个融入了夜色,但手中黑色的枪支此时却是明晃晃地闪着光,已经将三人呈灭顶之势的包围了起来:

  你动她一下试试?看看是你的刀子快还是我的枪快?

  明显有些慌,男人受惊小鹿一般眸子四处转着,不自觉地把刀子又往前拿了几分、吞咽了下口水:你真的不顾她的死活?

  手一甩,霍青阳直接对空放了一枪: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唬你?

  近乎都来不及反应,他的枪口又对向了男人的额头:放了她,我饶你一命!

  说话间,霍青阳上前了一步,吓得男人明显颤栗了下,声音都明显的打结:你不要过来!我真的会杀了她!放我们走,放我们走!

  你在跟我谈条件?你觉得我会在乎?

  面色很是冷漠,甚至让人看不出半点情绪,原本就因为害怕遏了声,这一刻听着他的话,脖子上冰冷的触感清晰,封静怡都有些真假难辨的瑟瑟发抖:

  关键是他脚下的步伐好像就没停!

  看来你们真是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低喃着,止步,大概只有霍青阳自己知道他此时的脚步都是有些发虚的了:放开她!

  一声怒斥,借着抬枪警告、几人下意识闭眼的空当,一个旋身抬腿,霍青阳利落地踹了过去,一把就将封静怡扯进了怀中,近乎同时,也有人上前跟三个男人打成了一团,不一会儿就将三人制服、按在了地下。

  九爷,您没事吧?

  带着人过来,路林看到地就是这样的一幕,霍青阳抬眸一个眼神,他便心领神会地让人先架着三人离开了,短暂的悉率过后,同时消失地还有那两个黑影一样的男人跟霍青阳手中的枪:

  那我先去处理!

  扫了眼一边的车子跟架着戚海洋的两名保镖,见霍青阳还紧紧抱着封静怡一动未动,从始至终甚至都没开过口,路林也没说什么,便先带人离开了。

  伤到哪里没有?

  短暂的懵逼失魂过后,回过神来的封静怡却是后怕地心惊胆颤,汲取着他的温暖,突然就崩溃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红鸾心儿,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红鸾心儿最新章节,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红鸾心儿 笔趣阁qu.la!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9 久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