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俏厨妃 001大婚

小说:当家俏厨妃 作者:夏侯轻衣 更新时间:2020-03-14 19:46:13 源网站:平板电子书
  文治五年,康王韩聂大婚,娶得乃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女,柳思思。

  是夜,康王府。

  洞房内红烛摇曳,四周挂满了红菱彩带,皆是喜极的气象。

  新娘柳思思只得端正的坐在静候夫君的到来,繁琐的凤冠霞帔,压的她快喘不过气了。

  见侍女退下,她便急忙将红盖头掀开,透透气。

  盖头被她丢在了床头的一边,她缓缓往前走了几步,将剔透的玉佩紧紧的握在手中,眉头紧锁,“我只当有终成眷属,奈何无限欢喜空成灰。”自己对那人的一番情意,原来竟如此的可笑。”

  话音未落,新郎韩聂已入门而来,神情甚是冷漠,“柳孺人刚嫁入我康王府,便思念着其情郎,对他的这番情意,可真是感天动地啊。”

  柳思思见朝自己韩聂走来,顿时慌了神,随即将手中的玉佩藏好,淡然走回去,将盖头重新盖好坐下。

  韩聂却走至床前,毫无兴致便将她的盖头挑开,缓慢屈下身子,紧紧捏住她的下颚,白皙修长的指尖甚是用力,随即露出厌恶的神情凝视着她,“为何不回答我的话?”

  柳思思只觉下颚要被他捏断了,挣扎着将他那只捏在颚间手推开。

  她坐回到床前,恶狠狠的看了眼前这个男子,这便是他的夫君,当今权势滔天的康王殿下。

  然而在今日之前,她与此人只有过一面,并不了解彼此。只因姨母的一到圣旨,自己便得嫁与他。

  不管自己是否爱此人?自己也必须嫁给他,做她的女人。

  而自己对于眼前的男人而言,自己也是他明明不爱,却无奈必须要娶入王府的人。

  柳思思将头低下,轻声一笑,“你刚才都有将我下颚都捏断了,让我如何回答得了。”

  韩聂听闻,随即松开了她,淡然起身,抖了抖衣袖,盯着自己白皙的手,指尖纤细,骨节分明,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愿意嫁给我?那是因为太后的赐婚。可你既然嫁入我康王府,便得安分一点,纵使我对你无意,也不会亏待你。可我若是发现你和府外那人还是有染,毁康王府名声,那到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柳思思此刻已经气得一脸通红,她难以忍受他这般恶毒的言辞,起身给他一记耳光,“你非要将人想得如此不堪吗?我告诉你韩聂,我既然嫁入了康王府,自会规规矩矩。我虽非什么贞洁烈女,可我也绝不是不知礼义廉耻之人。你既然这般厌恶我,那又何必要答应将我娶进府中?不拒了这状婚事。”

  韩聂摸了摸脸庞,压抑住自己的怒火,别过脸庞,怒及而笑,“你居然敢打本王,很好,你可要记清你今说的话,从今往后与李文彬不会在有任何瓜葛。若以后我再有你和她的有任何的闲言碎语,本王定让你和他死无全尸。”

  柳思思就算给了他一巴掌,本无所畏惧,他的话着实说得难听。

  可她听到那三个字时,她骤然打了个寒颤,眼前的男子居然对自己的过往了如指掌,不禁让她感到一丝恐惧。

  也不知自己是那里得罪了他,让他如此厌恶自己。

  韩聂却没心思搭理她,独个儿走到烛台前,冷声唤她,“还不快过来!”

  柳思思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嫁入王府,自己便没了退路,总是往后是万丈深渊,自己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

  她以优雅的姿态,走至他身旁,未等他拿起,便先将合卺酒一饮而尽,酒入愁肠,苦涩无味,难以入喉。

  而一旁的韩聂反倒喝得颇有意味,畅饮一番,方才放下酒杯。

  乍时,门外突然却传了繁杂的争吵声,引得了韩聂的注意,冷声问道:“外面发生何事情,怎么这么吵闹?”

  眼瞅着惊扰到了韩聂,丫鬟桃夭心中大悦,借此躲过看守丫鬟的阻拦,跑入洞房内,作出神色慌张样子,“殿下,奴婢是桃夭,姜主子突然的了风寒咳嗽不止,奴婢求殿下去看看主子吧。”

  丫鬟桃夭口中的主子,便是当今镇北大将军姜之女,姜沉璧,也是康王殿下韩聂的心尖宠。

  韩聂一听姜沉璧身子不是,当即顾不得其上它,动身朝采薇苑的方向去。

  她可以大度,可那不代表她好欺负?她不管她有多么在乎那个女人,也能不在洞房花烛夜弃自己而去,使自己颜面扫地。这让她日后在王府里如何立足?

  采薇苑。

  床榻之上,正躺着一个我见犹怜的美人,穿着薄薄锦缎寝衣,一张瓜子脸色苍白如纸,没有半分血色,不就是姜沉璧。

  看到韩聂出现在眼前,她旋即大喜,挣扎起身,随即作出一副病弱模样,虚弱道:“殿下,您怎么来了?”

  洞房花烛夜?那又如何,她可是殿下最爱的女人,怎能忍受殿下同其她的女人结百合之好。

  她还记得殿下告诉因为圣旨必须将这女人娶入王府,她气愤不以,他自见到殿下的那一眼起,便心生爱慕之心。没想到会在日后的骑马场上再次相见,两人便这样熟悉了起来,逐渐爱上了对方。

  没过多久,她便等来了殿下的求亲。但爹爹却因在同朝中殿下的关系不好,不答应这门婚事。为了能够嫁给殿下,她便闹绝食,硬逼得爹爹答应了这门婚事,嫁入了王府。

  可殿下告诉她自己不爱那个女人,只爱自己一人,所以她选择相信,接受殿下将她娶入王府里。

  既然她要嫁入康王府,她便要让她颜面扫地,无法在府里抬得起头。

  于是,她便装病,让桃夭去琉璃阁将殿下匡来,洞房花烛夜,便让她尝尝独守空房之苦。

  韩聂看着前的姜沉璧身体虚弱,咳嗽不止,心中甚是忧虑,迈至其身旁,“桃夭来报说你身子不是,我闻后,担心不已,当即离开了琉璃阁,赶来采薇苑看你。好端端的怎么感染了风寒了?让大夫来瞧了吗?”

  见韩聂如此在乎自己,姜沉璧颇心中触动,旋即扑在其怀里,男人温暖的胸膛让她依依不舍。她绝不能让那个入府的女人,夺走殿下对她的宠爱,绝不!

  韩聂见她这着憔悴模样,旋即阴沉着脸,斥责丫鬟桃夭,“你们主子身子娇弱,我不是要你们好好的照顾好你们主子吗?为何会突然得了风寒,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桃夭当即吓得跪了下来,“殿下恕罪,奴婢一直服侍在主子身边,并无半分懈怠啊。”

  姜沉璧见其要责罚桃夭,旋即挽着韩聂胳膊,替其求情,“殿下,是璧儿身子骨弱才得了风寒,桃夭一直都尽心尽力的伺候妾身,无半分懈怠,求殿下饶了她吧。”

  桃夭是姜沉璧的丫鬟,她如此宠爱她,既是她亲自开口求情,韩聂自不会在惩罚桃夭。

  此时,侍奉的丫鬟将熬好的药端了进来,姜沉璧闻到那刺鼻的药味,便觉得苦涩难咽,不愿服药,让丫鬟将其端走。

  “不喝药怎么行了,”见其不愿喝药,韩聂只得亲自接过药碗,一勺勺的递至嘴边,喂其喝下,姜沉璧这才将药喝了下去。

  须臾,丫鬟们已被遣退,喝完的药碗被搁置在了桌上,姜沉璧透借着微明的烛光,将细腻皓腕环至韩聂的脖子上,覆上韩聂的唇瓣,引得熊熊的烈火将她周身烧的滚烫,在每一寸熟悉的领土肆意的吻烙。

  纵使今日韩聂的举动有许粗暴,她觉得甚是满足,只愿永久被其这般怜爱下去。

  床榻之上,朦胧的帐幔被掀起,遮住了一屋的旖旎。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当家俏厨妃,当家俏厨妃最新章节,当家俏厨妃 平板电子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9 久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