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少 第一章:玄武事变

小说: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更新时间:2019-07-11 00:04:29 源网站:闪舞小说网
  p1()

  巍峨的宫阙掩盖了无数阴暗,历史浩瀚的车轮一遍遍的碾压过这沾满鲜血的青石板街道,天还未亮,一队披盔贯甲的兵士,神色严峻,手里执着长枪,向皇宫赶而去,而街上的百姓被这肃杀的气氛感染,顷刻间便收了摊子,关上了店门,少顷,街上便再空无一人。闪舞小说网35xs

  秦王府。

  “殿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犹豫什么!”满脸胡茬,皮肤黝黑的大汉拍案而起:“李建成欺人太甚,先前就是他,在陛下面前告状,老房老杜被赶出了天策府,老杜更是断了手指,现在,他们的刀都架到咱的脖子上了,您还在犹豫。”

  “敬德,坐下,不要激动。”一文士扯了扯尉迟恭的衣袖,示意其安静。

  “明德兄!”尉迟恭狠狠的叹了口气,安静了下来。

  “明德,你也觉得,孤。。”李世民看向玄明德。

  “殿下,自古以来,成王败寇,隋末天下大乱也好,当年瓦岗寨衰落也罢,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股烟尘,殿下甘心将这亲手打下来的天下,拱手让与屠戮手足的建成太子?”玄明德一语中的。

  李世民听了玄明德的话,扶着额头痛苦道:“孤当然不想,孤也有高远的抱负,孤也想让大唐繁荣昌盛,布武天下,可是。。”

  “可是建成太子不会让殿下的理想实现,因为殿下的存在就是对他最大的威胁,殿下的文治武功,样样远超建成太子,天下,有德者居之。”长孙无忌淡淡开口:“明德说的不错,建成太子在对待殿下方面,心胸狭隘,此番长安城的布置,无不一一针对殿下,今日早朝,恐怕便是要对殿下动手了。”

  “大哥他。。”李世民神色复杂。

  “先前殿下在太子府饮宴中毒,殿下还在指望什么。”玄明德淡淡的说道。

  “明德。。诸位。。”李世民抬头看向在座的众人。

  “吾等愿誓死追随殿下。”众人起身,抱拳表态。

  清晨的阳光一如既往赶走黎明的黑暗,李世民带着秦琼、尉迟恭、程咬金和玄明德骑着马向玄武门走去,今天的早朝,注定不再平凡。

  走在玄武大街上,程咬金侧头看着玄明德:“明德兄,听说嫂夫人有了身孕,恭喜啊。”

  玄明德听到程咬金的话,微微一笑:“是啊,此间事了,我便卸甲归田,守着夫人和二贤庄,了此余生,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明德兄可还是想着单二哥。”秦琼打马凑到玄明德身边,低声说道。

  “你我三人可以说都是绿林道出身,当年若是没有单二哥,我可能早就曝尸荒野,单二哥当年宁可投奔王世充也不与我们一起投奔殿下,我理解,毕竟杀兄之仇不可能那么轻易就释怀,但是,他留下的二贤庄,我还是有能力照顾好的。”玄明德说道。

  “明德高义,秦琼佩服。”秦琼挺玄明德这么说,不禁感慨当年,自己当年也是受了单雄信的恩惠,像玄明德说的那样,若是没有单雄信,自己从山东一路到山西,老母早就病死途中。35xs

  “到了。”李世民收了马缰,停在玄武门前。

  “下官王守成见过秦王殿下。”城门官挎着横刀,来到李世民马前:“殿下卸下武器,方可入宫。”

  “本王手中乃是父皇御赐尚方宝剑,是可以带进宫的。”李世民拿起宝剑,在王守成眼前晃了一圈。

  “那秦王殿下的属下的兵刃,还请交付与下官保管。”王守成退而求其次。

  李世民点点头,示意秦琼和程咬金将兵刃放下。

  “王大人,在下一介文官,手中折扇可算是兵器?”玄明德问道。

  “自然不算。”王守成不好太过为难众人。

  交了兵器,王守成这才吩咐手下,打开城门,放李世民四人进去。

  进了玄武门,李世民环顾四周,发现四周无一守城兵士,及其的安静,少顷,四周响起脚步声,城墙之上也布满了弓手。

  秦琼、程咬金、玄明德三人将李世民围在中央。

  “殿下放心,敬德倾刻便至,老房老杜也会带着右武卫将士前来。”玄明德神色严峻:“知道太子今天会动手,却没想到会是在这玄武门,这么光明正大的在皇宫之中拦截殿下,殿下放心,我三人今日拼了命,也要保殿下周全。”

  李世民点点头,一手执剑,一手拉着马缰,环顾四周。

  城门再次打开,李建成李元吉骑着马,浑身披甲,一脸笑意。

  围住李世民四人的兵士让出一条通路,李建成打马上前:“二弟,没想到吧。”

  “是。”李世民冷冷的看着李建成:“没想打今日,大哥会用这么大的阵仗来对付我。”

  “李世民,你少假惺惺的对我说这种话。”李建成面露愠色:“父皇是封了我做太子,可是,我这太子可有一天做的安稳,政事都是你天策府的谋士在把持,军权都是你李世民的,我只不过是空顶着太子的名号!世人只知有秦王,可知有我这太子!”

  “曾经我从未觊觎过皇位,但是大哥,你的所作所为,太令人失望,你无法给我施展的机会,那我只能自己来取了。”这一刻,李世民目光坚定的看着李建成。

  “你以为你今天还能出的去?”李元吉凑上来,一脸轻蔑的看着四人。

  玄明德笑着看向李元吉:“齐王殿下就这么有信心,今日将我们斩杀于此?”

  “这么多人对付你们四个,你觉得呢?”李元吉说道。

  “三弟,不要跟他废话,他这是在拖延时间。”李建成拔出剑来,遥指李世民。

  “不愧是太子殿下,要不然怎么会是太子,而不是齐王呢?对吧,齐王殿下。35xs”玄明德说道:“太子在玄武门伏杀了秦王殿下,陛下知道之后,事情一定不会如此揭过,一个屠戮兄弟的名头盖在太子殿下的头上,太子殿下。。将来还能够继承皇位吗?一旦太子殿下被废黜,剩下的,可不就是齐王殿下了吗?齐王殿下,好计策,好隐忍呐。”

  李建成听了玄明德的话,略加思索,看了李元吉一眼,李元吉连忙解释:“皇兄勿要中他离间之计,今日之事,你我都有参与其中,若是此时罢手,万劫不复啊!”

  李建成回过神来,冷笑道:“早就听说天策府玄明德,有国士之才,现在,本宫给你个机会,你若是倒戈助我,本宫定会保你一世荣华,高官厚禄,都不会少。”

  玄明德执着折扇向李建成拱了拱手:“承蒙太子殿下抬爱,在下区区一介江湖草莽,高官厚禄,自是不敢想,恐怕,要拂了太子殿下的好意了。”

  “哼,不识抬举。”李建成冷哼:“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给我上!”李建成一挥手,身后的士兵全部都冲着李世民而去。

  秦琼、尉迟恭虽说有万夫不当之勇,但苦于没兵器,围在李世民身边苦苦抵挡着一波一波的进攻。

  玄明德甩开折扇,一股白色烟尘散出,周围士兵瞬间倒下一片,倒也护得李世民片刻安宁,收起折扇,冲入人群中,一把折扇舞得也是滴水不漏,将李世民身边的兵士都打翻在地。

  坐在马背上的李建成看着玄明德,对着李元吉说道:“没想到这个玄明德竟然还会武功,这倒是失算,唉,为何众多能人异士都聚集在天策府,你说他李世民到底有什么好的。”

  “就算再怎么好,今天不也要折在这里,今天我在这里布置的兵士,都是太子六率的精锐,要的就是一击必中,只要李世民一死,大哥你就再也无后顾之忧了。”

  玄明德还护在李世民周围与兵士缠斗,折扇里藏好的毒药也已经用完,心下有些着急:尉迟恭怎么还不来。

  先前与李建成李元吉的谈话正是为了拖延时间,一是希望这件事能传到皇帝耳朵里,二就是给尉迟恭,房玄龄杜如晦等争取时间,调兵来解围。

  此时的秦琼和程咬金身上也大大小小的受了不少伤,玄明德一咬牙,事到如今,只能硬撑下去。

  这一晃神的功夫,一柄长枪便刺中了玄明德的肩头,巨大的冲击力让玄明德接连后退好几步,伸手抓住长枪,用力将那兵士甩开。

  李世民见玄明德受重伤,立马杀到他身旁:“明德!”

  “殿下小心!”玄明德见远处的李建成正弯弓搭箭,箭锋直指李世民,一个翻身,护住了李世民,李建成的箭,钉在了玄明德的后背。

  忍住伤痛,将箭矢拔出:“殿下,切勿为我分心,天下可无玄明德,不可无李世民。”

  就在四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玄武门被撞开,尉迟恭一马当先,挥舞着铜鞭:“尉迟敬德在此,何人敢伤秦王殿下!”

  房玄龄、杜如晦也率领着右武卫的士兵前来救援,而此时的长孙无忌,正在太极宫面见李渊。

  尉迟恭率领的士兵很快便将李建成的太子六率围剿殆尽,李建成被程咬金一箭射中后心,坠马身亡。

  一番厮杀过后,李元吉被众人围住。

  “二哥!不要杀我。”李元吉抱住李世民的腿,苦苦哀求。

  李世民看着李元吉,内心极度挣扎。

  “殿下,若不狠下心来,后患无穷啊。”杜如晦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闭上眼睛,转过身去:“杀!”

  太极宫内,李渊听到长孙无忌的禀报,瘫坐在龙椅上,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李世民浑身染血,与尉迟恭、程咬金、玄明德、秦琼走进太极殿,李世民见李渊呆坐在龙椅之上,双目无神,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再也止不住,决堤一般流了出来,大步上前扑在李渊的怀里,痛哭失声:“父皇。”

  玄明德带头,与尉迟恭、程咬金、秦琼一同跪在了地上。

  李渊抚着李世民的头发,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独孤,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儿子。。终究没有逃过自相残杀的结局!怎么会这样!”一行浊泪缓缓落下。

  一下子推开怀中的李世民,李渊的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李世民:“逆子!逆子!就算你杀了建成,朕,也不会把太子的位子给你!绝对不会!哈哈哈哈。。”眼见李渊陷入疯癫,程咬金提了横刀跨上前去。

  “陛下年迈,痛失爱子,已不能再掌管政事,请陛下禅位!”

  “程咬金!你要作甚!”李渊怒目而视。

  程咬金持着横刀,又上前一步:“请陛下禅位!”

  “你这是要逼宫!大逆不道!”李渊怒斥。

  “请陛下禅位!”程咬金又向前一步,横刀距李渊不足三尺。

  “李世民!这就是你的臣子!你如何说!”李渊指着痛哭不止的李世民喝道。

  “程将军说的没错,陛下,您,不适合在掌管大唐的江山了。”玄明德站起来,缓缓开口:“您只知道指责秦王殿下,可若不是您对建成太子的纵容,又何来今天这一场宫变。”

  “你竟敢说这是朕的错?”李渊不可置信的看着玄明德。

  玄明德没有应答。

  “请陛下禅位!”尉迟恭、秦琼同时开口。

  “好!好!好一个天策府,好一个李世民!”李渊老泪纵横,瘫坐在龙椅上指着李世民说道:“你要这位子!朕给你!朕诅咒你,你的儿子,也会像今天这般,为了这个位子,自相残杀!”李渊闭上双眼,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见大局已定,玄明德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明德!”

  “明德兄!”

  “快!传御医!”李世民擦掉眼泪,跑到玄明德身边,与秦琼合力,将玄明德抬入太极宫寝殿。

  太医摸了摸玄明德的脉搏,叹了口气。

  “怎么样。”秦琼走到太医面前问道。

  太医摇了摇头:“下官无能,殿下,诸位将军,节哀。。”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

  唐武德九年,大唐皇帝李渊诏立秦王李世民为皇太子,军国庶事无论大小,悉听皇太子处置,同年,李渊禅位,尊称太上皇,迁出太极宫,李世民即位,改年号为“贞观”。

  二贤庄,王氏正与丫鬟在后花园中散步,手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满脸幸福。

  “夫人~~夫人~~不好了。”一小厮飞奔进后花园,来到王氏面前。

  “什么事啊,慌慌张张的。”王氏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到石桌旁边坐下。

  “夫人。。长安那边来了消息,老爷他。。”

  “老爷怎么了?”王氏腾的一下站起来。

  “老爷。。战死了。。”那家丁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老爷。。”王氏乍一听这噩耗,只觉得心中堵得厉害,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身旁的丫鬟赶紧扶住,连同小厮一起,将王氏扶回了房间。

  房间中,大夫诊完脉,站了起来,对着王氏的贴身丫鬟说道:“夫人这是忧思过度,只能好好将养,刚刚老夫诊脉,发现夫人胎位不稳,老夫再开一些安胎药,给夫人服下。”

  “有劳大夫了。”丫鬟收了大夫的方子,差人将大夫送出了府邸。

  躺在床上的王氏悠悠转醒,口中喃喃道:“怎么好好的,会战死,天下不是已经太平了吗?哪儿来的战事!”

  这时候,大管家钟子朔才走进来。

  “夫人,打听清楚了,长安那边来人,老爷是在玄武门被息太子李建成一箭射伤,只是,那箭矢上,涂有毒药。”

  王氏脸上的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旁的丫鬟赶紧用手帕帮忙擦拭。

  “长安那边派来的人还说,让咱全家迁往长安,皇上在长安给了老爷丰厚的赏赐,总要有人去接,夫人,就算您不为自己打算,也要为您腹中的孩子打算,这可是老爷唯一的血脉,总不能一辈子就呆在二贤庄,这二贤庄虽说在民间口碑甚好,但终归是绿林道上的。”

  “好,待过几天,我养好身子,咱便动身,去长安!”王氏忍住悲痛,手抚着自己的腹部,眼神有些呆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唐第一少,大唐第一少最新章节,大唐第一少 闪舞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9 久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