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传太子觐见。”内侍高声诵传声响起。

  此刻,朱慈烺正大模大样的站在坤宁宫门口,眉头紧紧锁着。

  这是要见家长了……虽然自己的躯壳如假包换,就是原装的朱慈烺。可是灵魂却换了版本,不是原装货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周皇后瞧出来?

  心里面虽然有点虚,但是朱慈烺还是整了整大红常服,往坤宁宫的正殿大步走去。

  周后是今儿早上才从乾清宫回到坤宁宫的,眼眸还是有点红,也不知道是刚哭过还是昨晚上没睡好?看到儿子的刹那,她的眉头忍不住就是一皱。这太子咋瞧着有点不对呢?怎么不是愁眉苦脸的呢?从年初开始,太子就因为忧国忧民,脸上总是愁云惨淡的,和他父皇好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今天怎么瞧着神气活现的?难道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

  “春哥儿来了。”周后冲着儿子微微点头,纤细修长的手指落在座椅的扶手上。充满忧伤的双眸中,露出了慈爱的目光。

  周后和崇祯同年生人,今年都是三十三岁,保养得很好,又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美女。虽然素颜没有化妆,但是这纯天然的姿容却可以用沉鱼落雁来形容了。

  看见她,朱慈烺就忍不住想起前世的妻子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自己留下的财产够不够她花?她花钱可没什么数啊……

  想到这里,朱慈烺对周后就有了一种超越母子亲情的好感,想到这样美人儿再过几日就要被崇祯那个昏君坑死了,同情心就起来了。

  看来还是得救啊……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不救这样漂亮的娘亲?这还是人吗?

  “春哥儿,你在想什么呢?”周后有点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朱慈烺的思绪。

  朱慈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长揖作礼,口中道:“长子慈烺问母后殿下坤安。”

  周后抬了抬手,朱慈烺便顺势站直。

  宫人搬来了绣墩,放在皇后下首。

  朱慈烺稳稳当当的坐了上去,笑嘻嘻的看着漂亮的娘亲。

  周皇后秀眉微蹙起来。崇祯皇帝一心要当圣君,所以上台后就大力整顿宫中的礼仪规范。而太子又是个乖孩子,从小就很规矩,简直就是个模范太子,长大些后,性子也和崇祯差不多,非常严肃,很少会这样笑嘻嘻的。

  “都退下吧!”周后低声道。

  这话是对周围的宫人、太监说的。母子之间,要说点悄悄话了。

  看到宫女、太监们都退了出去,周后怜爱地看着儿子,见儿子脸上不正经的笑容,摇摇头道:“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那么高兴?”

  高兴?

  朱慈烺也是一愣,自己郁闷着呢!一点都不高兴,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高兴……

  哦,她是说自己脸上挂着的笑容?那是职业习惯。和投资人见面的时候都得看上去乐观一点,不能愁眉苦脸,好像股市马上要崩盘的样子。

  朱慈烺收起了笑容,换上了一张标准的苦瓜脸——这副表情是和上市公司讨论再róng zī的时候用的。

  看到儿子变脸跟翻书一样快,周皇后就更讶异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喜怒不形于色?他父皇都没这样的功力,他小小年纪居然有这等城府,倒是比他父皇强一些了。

  周后压低了声音:“曾神医说你昨日长睡不起不是生病,许是先人托梦……可有这事儿?”

  曾神医还真有点门道啊?

  朱慈烺一听这话,顿时就对那个四眼太医刮目相看了,连先人托梦的毛病都能看,果真是神医啊!

  他顿了顿,缓缓道:“母后,儿臣在梦中见到太祖高皇帝了!”

  周后脸色一变:“真的是老祖宗托梦?老祖宗在梦里面说了什么没有?我大明……能过得了此劫吗?”

  朱慈烺看着花容失色的娘亲,寻思着这漂亮妈妈比王承恩还好骗啊!自己一说她就相信了,这种没心机的女人怎么和人玩宫斗啊?

  实际上,崇祯的后宫中也没太多精彩的宫斗戏。

  除了开国之初,后来明朝的后妃都是从小户人家中挑选的。本就没有机会在大宅门中接受宫斗熏陶。如周后这样,十四五岁正天真的时候入宫,成为信王妃,然后晋升皇后,再顺利产下皇子,而且崇祯又是个规矩到乏味的男人。他的后宫中能有多少风波诡异?

  另外,周皇后和崇祯帝的感情很好,为崇祯生过三子二女,现在仍有两子一女存活。而依着明朝的继承制度,太子必然是她的儿子,而且只要她的儿子不早于崇祯薨逝,储君之位就不可动摇!

  在明朝历史上,就没有被父皇废掉的太子!

  大明的文官最喜欢“争国本”了!大闹起来,崇祯皇帝可受不了!

  所以周皇后就是从乖乖女到乖王妃再到乖皇后,虽然和田贵妃闹过一段,不过并没有后世传说中说的那样,把陈圆圆都买来迷惑崇祯——把一jì nǚ送进皇宫,这种事情要让文官知道了,还不用唾沫把某国丈给淹死?

  再说了,周国丈是有名吝啬鬼,他哪儿舍得买陈圆圆?陈圆圆多贵啊!

  朱慈烺看着心思单纯的漂亮娘亲,叹了口气:“母后,太祖高皇帝说居庸关已经陷落,唐通和杜之秩都从贼了……明日闯逆大军就要到京师城外,后日就会围城进攻了!”

  “啊……”周后的脸色一下刷白,声音都颤抖了,“这,这,这是真的吗?我大明……”

  说到这里,眼泪就哗啦啦流下来了,看着真让人心疼啊!

  朱慈烺连忙安慰道:“母后勿忧,儿臣和王承恩已经在安排突围了……到时候一定能保母后和父皇安泰的。”

  周后神色稍安,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下流。京师城破对她而言,就是死路一条!

  崇祯作为大明皇帝未必会真的殉了江山社稷,可她这个皇后,在危机之时,却必须zì shā守节……死,周后当然是怕的!

  周后哭哭啼啼地问:“你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办法?王承恩也指望不上的,他就是个没用的老实人啊!”

  “有办法的,有办法的,”朱慈烺故作神秘,“若是没有办法,太祖高皇帝也不会托梦给儿臣了。”

  “真的吗?”周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儿子。

  “真的,真的!”朱慈烺认真地点点头,“母后只管相信儿臣就是了,不过儿臣有个不情之请。”

  “慈烺,你和为娘说什么不情之请?”周后想了想,“是不是要用钱啊?娘亲还有些私房,你都可以拿去。”

  “母后,”朱慈烺点点头道,“您的私房就算借给儿臣的,等到了南中,儿臣加倍偿还。”

  “还什么呀?再说你哪儿来的钱可以还?”

  “那儿臣就多谢娘亲了。”朱慈烺嘴上说谢,但是钱一定是会还的。且不说到了江南后由他做皇帝,就算让他以太子的身份和崇祯共同执政,也有办法大把捞钱的。

  “母后,”朱慈烺接着又说,“儿子的不情之请并不是要钱,而是请母后暂时向父皇隐瞒儿臣被太祖高皇帝托梦,以及儿臣和王承恩安排突围之事。”

  “为何要隐瞒?”周后不解。

  朱慈烺道:“因为父皇不应该知道这些。”

  “不应该?”

  “对!”朱慈烺点点头,“父皇是明君,只能守国门,殉社稷,怎么可以安排逃亡?这本就应该由王承恩私下安排,若是捅出来,父皇一定会反对的。”

  “说的是啊!”周后连连点头,“可王承恩却是个老实督公。”

  朱慈烺笑道:“幸而大明有祖宗保佑……但托梦之事,过于玄幻,父皇是明君,是不会轻易相信这种事情的。若让他知道,定要彻查清楚,可等一切都弄清楚了,闯逆就该进城了!”

  周后点头道:“还是慈烺你考虑周到……你那父皇是榆木脑袋,不会转弯的,这件事情为娘一定替你遮掩。另外,你还有什么事情要为娘帮忙,尽管开口,若走不开,就叫黄大宝来说。”

  朱慈烺吐了口气,有娘的太子是个宝啊!有周后配合,自己突围出逃的成功概率,又大了不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抢救大明朝,抢救大明朝最新章节,抢救大明朝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9 久久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